悼吴贻弓 好人 好官 好导演-千龙网·中国首都网

吴贻弓,我的老师,我的人生导师,9月14日在上海瑞金医院去世,享年80岁。

我当了吴贻弓30年的学生,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后生,从导演助理到一级导演,我的背后都有吴导演的敲打。有人问他为什么这么喜欢这小子?他说,江平厚道,可用。与其说他用我,不如说是我跟他学。

我了解恩师吴贻弓,他的作品蜚声海内外,在圈内有很高的地位,可以用德高望重形容他。因为德高望重,吴贻弓在众多艺术家中脱颖而出。可以说,中国电影导演中,吴贻弓官当得最大、最高。

看看吴贻弓曾有过的官职头衔:上海电影制片厂厂长,上海市电影局局长、党委书记,上海市文联主席,中国文联副主席,中国导演协会会长,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。更为显赫的是:吴贻弓是两届全国人大代表、两届中共中央候补委员,还曾是全国政协常委。在电影界人士中,吴贻弓担任过如此之多的重要职务,迄今独此一人。

有人说,吴贻弓是个艺术家、书生、学者、教授,做官是因为他的艺术造诣高,使他成了一个界别的代表。也有人说,吴贻弓不会做官,不是做官的料。其实,他们并不十分了解吴贻弓。我跟随吴贻弓多年,可以告诉大家:吴贻弓不但会做官,而且做得很好,很称职,而且绝对是个好官。

一分钱礼都没有送过

就当上了吴贻弓的助手

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吴贻弓是30多年前,他给我留下的印象是个“家庭主男”。那天中午,我代表南通一家中学生影评组织请他夫人、60年代就在影片《李双双》中有过出色表演的张文蓉参加公益活动,头顶烈日摸到吴兴路246弄2号他的家中,开门的是在报纸杂志上常见的“书生导演”吴贻弓。

他穿着极为普通的衣裤蹲在地上铺塑料地板,架着眼镜的鼻梁上全是汗珠。我第一感觉是这哪像大上海的电影局局长啊,分明是个“劳模”哟!他歉意地笑了:“对不起,张文蓉临时帮朋友的忙,拍戏去了,刚才这塑料地板弄了一半,我就趁上班前赶着给它铺好,家里搞得乱哄哄的。”

我当时啥也不是,就一个当副导演的“小跑腿的”。他一点架子都没有,给我倒冷饮,拿扇子(他们家当时没有电扇),使我受宠若惊。一个局级干部,一个名人,如此谦和,让我这个看过无数冷脸的年轻人备受感动。

我说明来意,他表示支持,说参加群众影评义不容辞,不过他让我一定要去一趟“上影”演员剧团、“公事公办”,拿介绍信替张文蓉请个假。说着,他拾起电话给当时的剧团领导严永瑄打了个招呼,并且让我等他一下,一会儿搭他的车去剧团。他的和蔼可亲固然让我印象很深,但作为电影局长,自己夫人到外地参加社会活动要向下属单位的领导请假,足见吴贻弓做官做人都有原则。

后来,跟张文蓉老师熟了,常有来往,逢年过节,贺卡上总有吴贻弓签在她下面的名字。再后来,我和他们的儿子吴天戈成了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的先后同学。再后来,我开始独立导戏,张文蓉老师是我的戏的主演。一部戏下来,对我可以说十分了解。

有一天她由衷地说:“你适合当办公室主任,吴贻弓手下就缺你这么个人。”我以为张老师也就跟我聊天儿说客套话呢,谁知她认真地跟丈夫说了。吴贻弓不置可否。说了几次,吴贻弓照样不表态。张文蓉知道,吴贻弓不表态,就是不同意,吴贻弓在原则问题上是有自己坚定不移的主见的。

因为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接触,他不了解我。一次,我导了部片子,请了一帮名人前辈看片提意见,吴贻弓下了班,没吃晚饭就赶来了。讨论时遇上戏剧学院的书记和院长,两位恩师在吴局长面前把我夸了一番,吴贻弓这才真正开始注意我。不久,他的影片《阙里人家》搞巡回首映,他专门喊我担任活动策划和司仪,十几天朝夕相处,分手时吴贻弓跟我说:“寄一份你的个人资料给电影局的党委书记马林发同志。”

两个月后,他来电话让我到电影局报到。一百天后,一纸公文摆在我面前,经报上海市委宣传部同意,我在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成了吴贻弓的助手。他出任上海国际电影节执行副主席,我则被任命为办公室主任。那年,我刚三十出头。我一分钱的礼都没给吴贻弓送过,回想起来倒是我在“上戏”读书时,张文蓉老师每年中秋都让我去她家里拿月饼。我那时才晓得,也有当官的给老百姓送东西的。

老门卫逢人便说:

吴局长真不像当官的……

有一件事我感激至今歉疚至今。我毕业后到吴贻弓手下工作,他和马林发、张元民两位领导对我的关心可谓是无微不至。马林发和张元民分别是《红日》和《江姐》的摄影师,在电影届是有影响的人物,老马送我电扇,老张送我床上用品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365bet体育在线 收集整理,仅供365bet爱好者浏览使用。不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了解更多详情:登录365bet官网

返回列表
 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