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宫古书画复制人王赫同古画一起穿越时光任意门-千龙网·中国首都网

7月中旬应邀去地安门鼓楼前、闹中取静的时间博物馆,看了一个展名为“时光机”的个人画展。展名使人瞬间想到哆啦A梦,想到那个无所不能的蓝胖子。这是青年艺术家王赫的第一次个展,展出了他的34幅代表画作,其中包含十几件“蓝胖子穿越”系列作品,创作时间从2015年到2019年。“蓝胖子”在王赫所画的中国传统古画中上天入地大显神威,2014年就已经火爆网络。

王赫不只画蓝胖子,他还是一位古书画复制人,在故宫古画复制组工作。他是80后,从小学画,循着学画孩子的常规道路,艺考,升学,进入清华美术学院工业设计系,一直到2008年的6年间,都在产品设计本科及研究生学习。毕业时王赫出了些圈儿,没有依循专业去当设计师,而是通过招聘考试到了故宫古画复制组,至今也已11年了。

王赫第一次将蓝胖子和大雄的故事搬到中国古画中,是2014年的事。当时他在微博上发布系列作品,并敲下一句话,“每个80后心中都有一个蓝胖子,无论我挫败任性跑到天涯海角,他总会翻山越岭来找我。”这些画作发表不久即火爆网络,也引来众多媒体的报道,形成了一波“蓝胖子穿越”效应。

五年后,王赫筹办了自己的“时光机”个展。

到故宫做古画复制人是缘分使然

蓝胖子穿越系列的火爆,使王赫拥有了不少粉丝,但大多数观者是在微博上看网络图片,并未看过原画。因为长期复制古画的经验,王赫始终强调原作阅读经验的重要,他希望给大家更完整的作品观感,所以,他觉得做个展的时候到了。而在展览现场,王赫确实听到不少人和他说:“看网上的图片和看原作不一样。”这使王赫感到很是欣慰。

产品设计和古画复制,这两者是如何结合到一起的?为什么王赫不选择做设计师而到故宫做古画复制人呢?王赫回答:“毕业那年赶上故宫招聘,但故宫是冲着工艺美术系去的。我一个师妹问我要不要去试试,我就去了。故宫想招一个通晓新技术的古书画复制人才,而工艺美术系在数码技术上是偏弱的,我学的产品设计反而特别合适。”王赫觉得这是缘分使然,后来他知道,那一次故宫共招了十来个人,分配到各个部门,古画复制组就招了他一个。

王赫生长在北京,皇家园林的熏染在他是从小的事。“我从小学画,在育才上小学,就是先农坛那里。大一点儿在北京少年宫学画,我爸爸骑车带着我,西华门东安门,南长街南池子,不一定走哪条街,总要从故宫门口过,每天看的都是这些皇家园林,耳濡目染吧。”

古书画复制听上去神秘,却并不是人们脑海中一闪念的白须长衫老人焚香伏案绘制的画面,故宫文物医院的古画复制方法随着科技发展不断迭代,之所以招用学产品设计的王赫,也是看中了他的绘画功底和所掌握的新技术。王赫说,最传统的古画复制就是人工临摹,简单地说就是小孩描红。从它诞生就是这个样子,发展到现在基本上没什么变化,“一般大家聊的古画复制是指人工临摹手画的复制方法,这个复制方法是针对于工笔重彩一类的绘画,写意的水墨是控制不住的,因为它的很多笔触随机,同一个画家自己都不可能重复自己。”现在复制的新技术也很多,包括新的数码喷绘等等。

进行古画复制主要是为了保护,王赫说,“咱们能看到的最经典的案例,就是宋徽宗时期画院复制的唐画。现在唐画的原件其实已经看不见了,一方面是受兵祸或偶然事件的影响而毁坏了;另一方面,书画是画在纸或绢上,不管你保护得多好,都会慢慢老化消亡。即便到了现在,实际上也没有很好的保护方法。所以我们把它们复制出来,这样它的材料年龄会更年轻,可以作为副本流传下去,其实是一件很长远的事。”

很多人认为现在印刷技术、数码技术已经非常发达了,在网络上看高清图片不是更方便吗?何必要一笔一笔再去复制下来多此一举呢?王赫的看法是,图像能包含的信息很少,没有实际观看经验的话不能理解,就像看一张风景照片和亲身去旅游感觉完全不一样,其实是信息的损失。

“真的将一幅画慢慢展卷,它的触觉,它的那种沙沙声,还有材料本身的美感,共同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作品。很多人觉得扫描清楚不就行了吗?把《清明上河图》扫描后放大,每一个人的面孔都能看清楚,那就够了,实际上根本不一样,完全不是那么回事。”

师父退休后

后面的人就没有向他们学习的机会了

王赫和组里的很多同事都是美术科班出身,老师傅们则不全是。但是在学校里学的东西没办法直接用在古画复制这项工作上,“因为古画复制不只是从画开始,而是从材料开始,比如说你如何再现那种古旧的气息?自己做创作时是不太考虑的,也不用考虑,画一张新画就是一张新画,但复制时就要考虑画的旧气如何出来,这就要向师父们请教了。”

版权声明:本文由365bet体育在线 收集整理,仅供365bet爱好者浏览使用。不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了解更多详情:登录365bet官网

返回列表
 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